祭奠已经逝去的高三

躺在床上,闭目拾忆,翻开岁月那本陈旧的账册,往事如烟,弥散开去.

简单得“三点一线”,简单的高中生活,虽然有些枯燥,但现在想起来感觉很充实。每天早上六点步伐总是在天桥上匆匆走过,稍微慢点就有迟到得危险;每天中午总是变着法子出校门,为的是小胖那头的等待,为的是黑龙江家里得的那些鸡肉;每天晚上总是无休止 地进行着卧谈会,全无了白天得无精打采,有时候会被三峡抓住,但我们还会乐此不疲。白天上课总有那么一些人,捧着书本做梦,而下课时生龙活虎;白天总是有 那么一些人,背着老师偷偷地去打球,拿着面包,冲进教室上自习;白天总是有那么一些女生,下课时总扯着嗓门大喊,那是真是觉得扰人,但现在再也听不到了。还想看看芳老师上课时的激情;还想看看小毛老师的憨笑;还想听听李宏祥老师的课;还想在戴建萍老师的课上回答问题;还想在看看保正玉老师发火的样子.有太多可值得回忆的事,现在有些记不得了,或许它藏在心中得某个角落,无需点破,留有一分模糊,淡淡欣赏吧!

岁月总是如此匆匆,快得让人有些伤感,回首看看自己的脚印,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得好远好远,不经意间,我已经被岁月遗忘在无人得角落,独自摆弄,孤芳自赏。不知道小食堂是否还有鸡腿面;不知道商店是否还有“草鞋底”卖;不知道是否还有人尝试着混出校门,不知道天桥上是否还有人在等待胸卡;不知道一起混出校门的兄弟是否还好,;不知道露露有没有长高;不知道阿傀是否还会被人捉弄;不知道Z-煜是否还会憋气;不知道老狗肌肉还这么发达;不知道阿仁是否还那么傻;不知道雷八篮球是否提高;不知道陆宇龙是否变帅;不知道陆敏捷是否还那么装;不知道袁香美是否还那么大嗓门,不知道吴夏飞是否还那么唧唧咋咋;不知道刘佳奇是否会被认为是女生得名字;不知道那些女生是否还那么用功;不知道下铺的兄弟是否找到女朋友.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莫名的孤单寂寞就越发得像是一坛酿了百年得酒萦绕在周身,挥散不去,我耸耸肩,哑然失笑,内心开始纠结。

时间,带走了一切最初的模样,而我却不能洒脱得放下,在这寂寞无边的黑夜里,就这样失眠了。有句歌词:我总是忍不住寂寞掉下眼泪。或许该流两滴祭奠过去得眼泪吧,但如今我麻木得连眼泪都不能往下掉,像一个胎儿一样安宁地蜷曲在被窝里,死亡般得一动也不动,只是想回到过去.

那时的我们总是在同一间教室中意气风发,谈笑风生,而如今的我们碾过高考的玻璃碎片,一片血肉模糊后,天南,地北。

站长推荐文章:[高三了,我的人生该走向何方?] [写给高三的学子]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